過去對NEW AGE提到的「臣服」與「交託」這樣的詞彙與精神,因為不了解,所以自我完形了這些詞彙,同時也產生了一些誤解...
因為自已同時清楚知道這些自我詮釋只是相對,並非絕對,所以仍抱持著敞開的態度來看待這些詞彙背後想傳達的義意...

然而,在生活中的動禪和覺察當下的覺知的回饋時,對原先的詞彙有了不同的見解!

在一次的經驗中,感受到所謂「臣服」與「交託」,就像是「放下」與「接受」!

怎麼說呢?
事情是這樣的...
前天早上因為相較平常出門的時間晚了15分鐘,腦袋開始有想法:
噢!一定來不及,會遲到...
這個月要被扣全勤了...
等下路況不知道怎麼樣...
叭啦叭啦...一堆的念頭和心語在腦子裡環繞著。

在坐上機車坐墊後,邊騎邊想(再次心語):啊!算了,自已拖晚的,遲不遲到,能不能全勤,不強求,路況又不是自已能掌控的。
而且如果遲到了,這個月沒全勤,剛好跟公司請個休假放鬆~也不錯欸!
然後看著前方的天空,自已心裡頭就下了個結論:好!試試看,就把路況交給無形的一切吧!反正不搶快也不拖延,就順其自然吧!

就帶著這樣的心情,一路覺知著自已非常的定和安,完全享受著騎車的過程,沒有任何一絲「會不會遲到」的念頭,自然心情一直都是輕鬆的!
到了公司附近,找了停車位停好,發現剛剛好沒遲到!
心裡頭:哇!讚喔!但這不是常態(不能因此僥倖而怠墮),是幸運!

事後,想著:這就是所謂的臣服和交託吧!
其實,所謂的「臣服」,就是「放下我執」,任何的期待和執著,都會讓心隨之上下起伏!
「交託」,就像是「接受」!
我放下我的執念,接受所有一切可能的結果!
在放下和接受的瞬間,心是安是定的,是敞開的!
此時,腦袋裡原先對過去經驗的心語和對不可控的下一刻的念頭消失。
發現當「心」沒有「腦」的捆綁時,很自在!
就像是讓事情自自然然的經過與流過...

這也是所謂「正念」的態度吧!

當自已重新詮釋「臣服」與「交託」時,也向內覺察著...
對於臣服和交託,是不是有著過去不好的經驗或印象,使我對於這詞彙,有著絲毫的抗拒...

而且,當真正能讓自已的心「放下/臣服」、「接受/交託」,似乎是件簡單確不容易的事!
因為心要夠勇敢,要能夠相信自已!

人,似乎無法完全的做到每一個當下都沒有我執!
但「我執」,也只是個狀態,沒有絕對的好壞對錯!

而且往往就是因為這份「執」,在驅動著我們前進!
重要的是,自已是否看見這份我執,感謝這個看見,和它(我執)好好的共存,漸漸心會有所領悟和放下(臣服)與接受(交託)...

千百種道理,說來說去都是一律!
但能真正深刻的悟,卻是需要自已體驗的!
畢竟,語言與文字的表述,比起心的悟,太有限了!
創作者介紹

野荻♥️身心靈療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