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兩天的「走向知覺之路的課程」對我而言,與其說充實,更不如說是紮實!

從國中開始,發現自己會過度放大一些對外在的情緒感受,壓制手和修復手開始一直在運作,也覺得很奇怪,開始注意自己的心理變化,也發現「自己就是自己最好的催眠師」,同時也因為好奇自已的心理,和別人的心理是不是也有什麼訊息在後面,感到很有趣,開始注意人的反應和我對其心理的自我詮釋,產生出別人眼中「吃飽沒事幹,很閒才會亂想」和發現自己好像有「多重人格」一樣...
覺得自己是不是生病了?
怎麼大家好像都沒有這方面的困擾?
正常人都只有一個人格吧?

過程中也有發現自己很多有衝突的對立卻又像是互動平衡的念頭,讓自已矛盾和焦慮,理性和感性、正面和負面,常在交流。
所以從以前就很熱衷自我對話,去消化這些被我發現的狀態。

後來在壓制手過度運作下,感謝讓我與劉墉的書相遇,一看就愛上他的文章,覺得非常認同甚至就被救贖的感覺!

國中的這些粉擾的內在聲音,在後來也開始發現他的美好,也許是因為這些內在的不同聲音,和劉墉激勵人心的文章,讓我感謝也發現我的特就是我有這些多元的內在聲音,讓我好像很容易的去進行「換位思考」和「自我調整」。

開始也喜歡看一些人性或是一些心理勵志相關的電影、書藉、文章...,覺得找到知音。

在接收訊息時,覺得跟自已的信念價值有衝突時,也會用自己的信念去進行自我詮釋。
但我知道這些不一定正確妥當,有可能讓我走偏,所以在心中有不少的不確定但又想相信自已的聲音。

從去年春季開始,從遇見毛老師的課程中一路學習,接受自已一直逃避的正念靜心,獲得不少內在聲音或是自我詮釋的被支持感,和校正。

在第一天毛老師分享榮格對人類心理的概念時,我所有以前的狀況和疑惑都像被串起來一樣,很多的不確定的自我詮釋也都獲得了正面支持。
覺得有種更踏實感!

雖然一度還是有內在聲音跑出來:難道不覺得可能是這些心靈大師或是科學家,看見自己內在的不安,為了想要證實自己內在的不安和批判是對的,所以開始在其他多數人身上獲得答案和平靜嗎?

但,又如何?
至少我還是那個多數人之一呀!
而且什麼才是對?什麼才是錯?
我想,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來決定唯一的對錯!

就在幾個月前,因緣際會的參加人生第一次接觸到的身心靈課程裡,接收了新時代的一些資訊,但直覺覺得這又是一個超宗教的催眠法,甚至仿彿看見了一些延伸出的亂象。

但新時代很多整合出來理論我是認同的,因為發現各門各派其實方向都是相同的,只是工具不同,角度不同,但其實都是在做同樣的事!

只是自己所有對新時代的資訊都是從一個來源,不知道是自己對這些資訊無法消化,還是因為這個來源的詮釋讓我產生誤解?

所以當發現接收的訊息與內在有不平衡時,我的內在又會開始進行自我詮釋,來消化甚至重新用我自已能接受的語言來詮釋。

但同樣的,我知道我所進行的自我詮釋不一定是對的,有可能讓我走偏。
所以同樣的內在還是存有質疑和困惑。

直到今天聽到Annababy的詮釋後,產生很多共鳴和認同,同時感覺到我的內在獲得腦心平衡狀態。

毛老師與Annababy二個不同的工具,但卻有異取同工之效!

又讓我想到易經的太極!
看起來好像有衝突的理性與感性,看起來好像有差異的心理科學與教宗或是無形...
其實是共存的,是相互可以驗證的,本來就是一體的。

就像自已解讀:二元本來就沒有不好,也沒有衝突沒有對立,因為二元是為了有「差異感」為了可以「檢證」。

非常喜歡Annababy說的:修行=修心。
這句話我常對我媽說,希望她不要被後人扭曲的教宗表象給綁住,要先修心,悟到心性和定性,才能開始修行通往他想要前往的極樂世界...

毛老師"改變現狀的行家"粉專:
Annababy "療癒系統"粉專:

創作者介紹

心芳旅♥️療癒地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